手机访问
https://m.quledu.net
  最新网址:

  钱天敦当然听得懂董烟云的意思,笑了笑道:“请允许我不客气地问一句,许大人这是打算要踩在我们头上来博取上位的机会了?”

  许心素虽然是商人出身,而且早年所从事的主业还是走私这种犯法的买卖,但从他后来花钱买官、洗白上岸这一步就能看得出,他所追求的人生目标不是仅仅是金钱,能够获得一个光宗耀祖的功名对他来说也同样重要。而许心素从最初花银子买来的水师把总一路爬到目前福建总兵的职位上,前后不过才短短六年时间,这种火箭式的升迁速度足以羡煞旁人。

  当然了,这傲人的成绩有很大一部分功劳都得记在海汉这边,如果不是海汉人持续数年的军事援助,许心素别说这么顺利的累积战功一路升迁上来,恐怕早在1628年的时候就如同原本历史中那样死在十八芝的攻势之下了,而取代他的位子当上福建军方高官的不是旁人,正是他的大仇家郑芝龙。

  相比许心素过往曾效力过的海商李旦、荷兰人和大明官方,海汉这个强援无疑是最为给力的支柱。不但给枪给炮,而且还帮助许心素训练军队,培养军官,对于福建水师的战斗力提升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1627年之前福建军方面对十八芝的猖獗,每次交手都或多或少地会吃些亏,到后来只能选择退防据点避而不战,堂堂福建水师甚至都不敢公开在福建海峡海域进行巡航。

  由于生死存亡的关键都必须依赖于海汉的军事援助,所以许心素向来也是对海汉言听计从,甚至有时候可以用低声下气来形容其态度。在双方的合作历史上,许心素的确没有向海汉提出过太多军援之外的要求顶多也就是商贸方面的合作细节上有些排他性的条款。而海汉也会很适时地安排许心素和他手下的军队借着机会刷一刷战绩,比如前一年的南日岛战役和今年的澎湖战役,在最终呈报给京城的奏折上,这功劳可全都是归给了许心素。

  董烟云听钱天敦这口气不善,当下赶紧解释道:“许大人并无此意,只是希望贵方各位首长能够考虑周全一些。贵方时常会说合作要讲究双赢,若是能再推上许大人一把,贵方日后必定也会得到相应的回报。”

  “许大人应得的功劳,我们自然会有安排。但哪些该给,哪些不该给,我们的执委会也有明确的态度。”钱天敦听了这番解释之后语气也并没有太大的好转:“不给的,你不能抢!”

  “钱将军误会,小人并无此意!”董烟云听得心头一颤,赶紧站起身来鞠躬道歉:“是小人一时失言,钱将军莫怪!”

  虽说帮许心素争取海汉人在台湾岛名义归属权这个问题上的支持很重要,但如果因此而得罪了海汉人,特别是海汉驻福建的带兵大将,那可实在得不偿失了。董烟云跟海汉人已经打了好几年交道,也知道这位钱将军在来福建之前,为海汉在安南国立足打开了局面,该国的军方几乎是以钱天敦马首是瞻,海汉在安南实施的各种政策,几乎都是由他一言而决,也足见海汉执委会对他的信任。而钱天敦调来福建之后,除了指挥海汉民团作战之外,海汉在福建的所有机构也统统都划归给他负责管理,董烟云知道只要这位爷觉得不妥的事情,那基本也别指望海汉执委会能做出相反的决议了。

  钱天敦对福建官方,对许心素的观感和态度,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到海汉执委会的立场。而这种立场会直接影响到今后海汉对许心素的支持力度,董烟云知道其中轻重,所以才会立刻起身致歉。

  “我也没有怪罪你的意思。”钱天敦此时语气才稍稍缓和了一些:“人都是要为自己打算的,许大人有上进心,这我也能理解,谁不想有位极人臣的一天呢?我们海汉对许大人的支持力度,应该也是有目共睹的事情,但台湾岛这个地方,我们不打算把它拿出来作为讨价还价的条件。许大人想要建功立业,今后还会有别的机会。就如你刚才所说的,我们考虑的是如何在合作当中取得双赢的结果,如果对我们来说利大于弊的事情,不需要许大人提出要求,我们也会考虑到的。”

  “是是是,还是钱将军考虑得周全,方才是小人唐突了。”董烟云忙不迭地告罪道。

  既然这件事情谈不拢,而且钱天敦也表明了态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本章换源阅读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