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
https://m.quledu.net

一隅不偏安 第六十九章 南瓜马车我不要

章节列表 加入书签 本站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本站推荐:我有一个知识兽潇洒小姐进化论我被剧透了天姿国色翔霸三国先婚后爱:总裁老公宠上瘾我的网恋对象是明星胖妞重生要买房美利坚传奇人生名门婚宠:老公你够了!
  像是应和前一夜的满天繁星,步行团天亮出发之后,天气虽然云层很厚,但阳光却执拗地从云层中透出来,大家纷纷感叹晴天的难得,天气一晴,赶路的时候身体就暖了起来,甚至有人热得直冒汗。步行团一路向西,经过五里桥、洛邦、兴隆街,一直走到羊老村,道路两旁遍栽桃树,跟桃花源粉白相间的花朵不同,贵州的桃花多呈现很深的桃红色,一眼望过去,夺目的红艳,十分热烈,胡承荫忍不住掏出相机拍下“桃之夭夭,灼灼其华”的美景。

  “按理说我们在二月底三月初那会儿在桃源县看到桃花开,这都眼看四月份了,按理说桃花早谢了才对啊!”胡承荫有些纳闷。

  “香山居士的那首<大林寺桃花>知道吗?”贺础安一副了然于心的样子。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长恨春归无觅处,不知转入此中来。背诗你可难不倒我,我小时候被我爹逼着把<唐诗三百首>背得滚瓜烂熟!”胡承荫信手拈来,倒背如流,不觉十分得意。

  “那你就应该明白啊!因为是一个道理。”陈确铮笑着提醒他。

  胡承荫寻思了一下,豁然开朗。

  “香山居士这首诗讲的意思就是随着高度的增加,温度是逐渐递减,海拔越高,温度越低,我们国家的地势本就是西高东低,所以我们一路向西南方向走,海拔越来越高,自然而然温度就越来越低了。”

  “孺子可教也。”陈确铮点了点头。

  “你还漏了一点。”胡承荫刚要反唇相讥,就听见贺础安提醒道。

  胡承荫转了转眼珠子,立马明白了。

  “我知道了,都说贵州‘天无三日晴’,整日阴雨连绵不见太阳,温度自然高不了了!”

  “确实是孺子可教。”贺础安也来了一句,彻底把胡承荫搞得没脾气了。

  “你们俩真是……怎么合起伙来了?”

  步行团不知不觉走到了羊老村,团部通知在此大休息四十分钟,羊老村已地处平越县境内,大家在路上找到一个面馆,面馆老板一见步行团这么多人,知道来了大生意,赶忙殷勤招待,他在招呼大家的时候听到步行团里江西籍的同学说话立马凑上前来,说自己也是江西人,并用江西话跟他聊天,虽然她的江西口音不是很纯正,但两人依然聊得不亦乐乎。据他介绍,羊老村有二十几户人家,一大半都是江西人。据说清朝时贵州经历了旷日持久的苗乱,清廷派兵镇压,双方连年争斗,血流成河,民不聊生。因黔境百姓死伤过多,清廷在苗乱平定之后积极鼓励外省人移居到贵州,当时就有许多江西人移居到此,世代以经商为业,而面馆老板就是这些人的子孙。

  有一条河流过羊老村旁,名叫鱼梁河,离开羊老村之后,大家沿着河水行进,经过鸡场镇到甘粑哨新街,据当地人介绍,鸡场镇的命名来历很有趣,贵州许多地方仍旧保留着老百姓定期以物换物的赶集活动,鸡场的命名并非是此地以活鸡交易为主,而是表示了赶场的时间。人们按照天干地支的排列组合来轮值,如甲酉、乙戍等,共一百二十种变化,四个月一个轮回,根据地支设定十二个地点,每天更换不同的赶集地点,方便不同地方的人们就近赶集,十二天之后又回到最初的地点开始新的轮回,因为地支代表着十二生肖,因此从酉的地点就被命名为鸡场,同类的还有狗场、马场等。时间久了,老百姓叫得顺了,就约定俗成地把这个名称当做当地的地名了。

  步行团一天下来共走了七十里,算是走得很多的了一天了。到达马场坪的时候,正巧赶上老百姓赶集,大家不得不跟赶集的老百姓摩肩接踵,想走也走不快,好在眼前的一切都是新鲜的,人是新鲜的,卖的东西也是新鲜的。马场坪地方不大,居民二百来户,比炉山县人数略多一些。事物官提前安排步行团住在当地老百姓的家里,因大家人数众多,又采取分散居住的方式。

  “三剑客”被安排住在一个阁楼里,这并不是一个富于浪漫气息的阁楼,反而是一个让人时时刻刻都想逃出去的阁楼。严格说来,他们住的阁楼只是被屋主随意丢放杂物的储藏间,屋内污秽不堪,四处摆放着一些破桌烂椅,墙壁发黑,墙角居然肆意高悬着蜘蛛网,因为下面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本章换源阅读
X